香蕉久久爱91

一行人,跟着李逵走上荒草密布的缓坡,没过多久,就看到了百丈村的围墙墙洞,如今大门早已没了,留下个黑黢黢的门洞,还隐藏在灌木和荒草之中。

怪不得韩大虎找了很久,也没有找到。

当然,这也不能怪韩大虎等人找不到路。三叔公当初一把火烧掉了村子。他老人家想着下山,不成功便成仁。放弃了庇护了李氏族人两百多年的村子,从山上搬下来,搬到了现在的李家庄。

其实韩大虎一群人,一直在周围转悠,兜圈子,就是没有发现村子而已。

村口的老槐树下,一堵废弃的土墙,一个灰烬已冷的火堆,还有土墙上搭建的斜坡屋顶,盖的都是枯枝残叶。这就是李逵回到村子里的住所,挡风遮雨都不见得好用,何况已经入秋,天气转冷,让韩大虎担心不已“贤弟,这也太简陋了一些?”

“这已经不错了,以前在山里还没有这等准备。”

李逵满不在乎的在火塘边上坐下,拨弄了一下灰烬,然后拿出火折子点上枯枝,从井里打水之后,放入锅中煮起茶来。袅袅的炊烟,淡淡的茶香,别有一番趣味。

李逵的注意力渐渐的放在了那把韩大虎带来的三尖两刃枪上,这种武器兴起于本朝,杀伤力大,对于使用者的要求却不太高。会耍刀,使枪,都能玩转起来,唯独有一样不好,打造起来破费功夫,而且大部分限于大宋材质不过关,问题颇多,尤其是枪尖容易断,断了的三尖两刃刀,简直就是个难看的废品。

“贤弟放心,肯定结实。”

韩大虎打造的武器,在用料上绝对精益求精。他打造的紫金锤,用的十炼的铜,价值已经是寻常铜的五六倍,甚至会加入金银,给人一种艺术品的奢华。

这还是以前他身家不过是土财主的时候,限于手中钱货不足,不敢将所有好东西都用上去。

如今,韩大虎少说也有十万贯的身家,打造武器,早就不会像以前那样有心无力。

浴室中清纯可爱

李逵对韩大虎打造的武器质量绝对放心,这位是舍得倾家打造武器的主,武器的成色绝对一流,可这名字?

“韩大哥,这枪上的名字,不能改吗?”

“不太好改。”

韩大虎凑近了,看着枪上篆刻的字,比划了一阵之后,发现一个字都改不成,只能叹气道“贤弟要是实在不喜欢,就将字锉掉吧?都怪哥哥不通文墨,让贤弟见笑了。”

韩大虎颇为可惜,期盼的小眼神巴巴的看着李逵,他嘴上是这么说,可心里可不会这么想。撅着嘴,偷偷指着‘三尖两刃神峰’边上的两个小字道“还请贤弟手下留情,把这两字留下可好?”

说完,静等李逵反应。

李逵这才凑近火光,看到了两个字,拙匠。后面还有个编号,贰。

不解的抬头看向了韩大虎,问“哥哥这是……?”

“让贤弟见笑了,这是哥哥的匪号。”韩大虎自谦道,虽说自称是拙匠,但他心里,有着对天下名匠的挑战之心。韩大虎神色渐变,从莞尔到深情,最后宛若托孤般凝重无比“为兄痴于贱业,恐一生蹉跎岁月。做官是不成的,做个巡检使都战战兢兢,恐身负皇恩,唯独匠艺还算有点心得。这辈子多半是碌碌而为过去了,只有这打造的武器,才能给为兄传名……”

说到这里,韩大虎神情的抚摸着刀刃,痴情的如同见深爱的女人最后一面似的,让李逵都觉得有点滑稽。粗人动情的样子,总是让人想笑。

随后,韩大虎又说起来“如意金箍棒已经名声在外,这三尖两刃神锋仰仗兄弟扬名天下了。”

可韩大虎却又摇了摇头,自言自语道“可惜贤弟是读书人,将来做官也是要做文官的,这柄武器恐怕真没有用武之地。可惜了……”

没想到韩大虎粗枝大叶的一个糙汉子,却有一颗永恒的工匠之心,李逵当即表示,不出三年,定然将此物名扬天下。

这原本是宽慰的贴心话,但韩大虎却吓了一跳,李逵这厮不会想着当了文官,还看谁不顺眼就动手吧?

真要这样的话,朝堂上的满朝文武,还有活路吗?而他打造的武器,岂不是成了凶器?

韩大虎心忧的不想送了。

送给李逵,好好的战场神兵,很可能变成李逵招惹祸端的凶器,他这个做哥哥,以后还大概率做姐夫的人,怎么可能看着李逵一步步走上一条无法回头的不归路?

可李逵并不在意,往后二十年,对大宋来说,注定是多灾多难的多事之秋。练武,就算是不能报国,也能保护家人,没什么错。

大宋,已经没有几年盼头了。

李逵原先不知道,就知道大宋出了昏君和奸臣,活生生的将一个繁华世界给毁了。

可最近才回过味来,大宋在神宗时期就埋下了祸根,甚至这祸根能够追溯到仁宗时期的庆历新政。范仲淹的新政新党,都是仁人君子,即便被陷害最后让新政毁于一旦,也没有想过要用非正常手段打击报复。

可是到了神宗时期就不一样了,王安石执政的政治能力可能比范仲淹大,但是用人方面,真及不上范仲淹。

人品不好的,范仲淹根本就不会一瞧一眼,更不要说任用为官了。这导致即便朝堂上对庆历新政不满的声音很大,新政失败之后,也不会引起朝堂的对立。可是熙宁变法就不一样了,王安石面对无人可用的时候,只看能力不看人品,导致熙宁变法已经过去快二十年了,但如今的朝堂已经是水火不容的局面。

而这种对立,一直会变成朝堂上基本上连敢说真话的人都没有。

这样下去,大宋不亡都已经说不过去了。

要不是辽国中看不中用,说不定也有一统大江南北的希望。

可惜,这些庙堂之上的争论也好,站队也罢,都没有李逵什么事。

他即便明年,也就是元佑九年春天的省试过关斩将,连带着殿试金榜题名,他也不过是个不入流的新晋进士,很可能因为名次……不太好,只能授个九品的小官。殿试前三甲倒是可以直接授官,状元的话,甚至一上来就是六品官爵。可惜,自家知道自家事,三甲恐怕和他无缘,二榜也玄乎。

真要是授个学正,教授,之类的九品芝麻官,他啥时候能当宰相,执政官?

谁能听他的声音?

甚至在官场沉浮十来年,或许更多,二十年,连参加早朝的机会都没有。

想明白这些,李逵有点郁闷,一腔抱负,无法施展的憋屈。

不过,这才是李逵最可能遇到的麻烦,最后还得用武力自保。他决定了,一旦考中进士,做几年官看看官运如何,要是不济事,干脆做个庄主,用商业的挣来的钱,养个七八千人,学学那祝家庄,也能自保。甚至还能欺负一下周围不开眼的货。

这也是李逵要练武的原因,还有一个原因就是,耍斧头太低级,平日里站在地上也就罢了,反正他两条大长腿跑起来也不慢。但是骑马就遭殃了,真要是马战打起来,别人的大铁枪,大砍刀往他脑袋上轮过来,他手里提着两把鬼王斧,戳人家腰眼都够不着,只能干瞪眼,想想都气人。

好好的一条汉子,平白被欺负成了乌龟,这能忍?

所以,他要给自己踅摸一柄长武器,就是不能在尺寸上吃亏,他丢不起这人。

韩大虎的手下,之前还兴冲冲的准备去山林里抓几只野味,可是在天彻底黑下来之后,都垂头丧气的空着手回来了。

李逵见状,哈哈大笑起来“明日给你们抓两只黄羊,开开荤。”

众人都面露不信,啃着干粮,喝着热茶总算对付过去了一晚。

翌日。

天刚亮,韩大虎悠悠醒来,却发现手下武士头领推着他,一脸紧张“老爷,二爷不见了。”

“他不是说抓羊去了吗?”韩大虎抖了抖身体,深感山中清晨的寒冷,这才看到手下眼中的怀疑,笑道“他当初山里的老虎说抓就抓了,你以为两只黄羊能难道他?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我这兄弟的本事,你赶不上,也想不到。”韩大虎说话间想到了两年多前的临沂城,李逵如同天神下凡一般从屋顶上跳下来,两块门板,挑翻一条街的皇城司番子,在他看来,这世上,只要李逵想,没有他干不成的事。

只是,他的几个手下却见不得市面,还将别人的本事往自己身上套。

能比吗?

太阳出来,山中的雾气渐渐散去,李逵也不知道从那里突然一下子就钻到了一行人的面前,后背上扛着一直公羊,胳膊地下还夹着一只羊。

韩大虎从地上跳起来,迎了上去“贤弟好手段!”

“两年没人住,猎物多了很多。”李逵说完就杀羊切肉,随后废弃的百丈村飘出阵阵肉香。吃完之后,李逵送韩大虎等人离开了村子。

回来的路上,李逵路过一个小湖,单手背拿三尖两刃神锋,对着湖中自己的倒影挑了挑眉,嘟哝道“真邪门了!拿着这玩意,总觉得自己是二郎神,可又感觉差点什么?”

忽然,他又高兴的笑了起来“似乎差条黑狗!”

他是绝对不会说自己的相貌不如二郎神的,反正在他看来,长了三只眼的人铁定是残废了,他身体上的零件,一个不多,一个不少,比二郎神强多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