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erry樱桃app开发

陆赫霆重新出来的时候,陆老爷子正一脸内疚地站在旁边,这次,是他将滚滚搞丢的,幸好人已经找回来了,否则他真的没有面目来见陆赫霆和苏贝。

“赫霆,苏贝……”陆老爷子这一辈子没对人服过软,这会儿却忐忑得像个孩子。

陆赫霆的唇抿得非常紧,他怕自己开口,就是伤人之词,偏过脸去不话。

苏贝知道陆老爷子也不是故意的,何况滚滚已经了事情的原委,她道:“爷爷奶奶,你们先回家吧,等到滚滚醒了,以后我带他来看你们。”

“好,好。”陆老爷子也只能如此了,和陆老夫人不乏失望地往外走去。

等到他们离开,苏贝才抱住陆赫霆的胳膊道:“好了,滚滚已经回家了,别生气了。再生气的话,就不够帅了。”

陆赫霆这才挑了挑眉:“嗯?”

“就算我老公不够帅的时候,也是世界第一帅。”苏贝忙补充了一句。

见他心情开阔,她才跟着笑起来,道:“我去看看滚滚哦。”

虽然喜笑颜开,其实心中还是充满了后怕,苏贝跑去儿童房,见滚滚还睡得正熟,这才放下心来。

见她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,大宝体贴道:“那晚上我和滚滚,跟贝贝一起睡好不好?”

“好啊。”

粉色公主房间里的可爱女孩

“不好。”

回答的人分别是苏贝和陆赫霆。

大宝垂下了眼眸,没话。

陆赫霆上前,拍了拍他的肩膀:“我们四个人一起,嗯?”

大宝眼眸微转,声音里有一丝藏不住的雀跃:“嗯。”

苏贝也跟着笑了。

晚上滚滚倒是睡得还好,身旁一边是大宝,一边是苏贝,他睡得猪一样的香甜。

陆赫霆被两个家伙隔开了苏贝,无奈地摇头苦笑,自己给自己挖的坑,跪着也只能自己来填完了。

滚滚睡得不错,反而是苏贝做了两次噩梦,两次醒来的时候,都赶快伸手去摸滚滚还在不在。最终还是陆赫霆将两个家伙挪开,越过他们,将苏贝抱到自己一边,将她拥入怀里,后半夜她才平稳地睡了一觉。

早晨夫妻二人一起去送大宝和滚滚上学。

滚滚完没有受到这件事情的影响,提到吴家恒,他也是语气平稳:“那个叔叔人很好的,我去摘花花的时候,摔了一下,是他抱我起来,问我家人在哪里,然后送我回来的。”

“嗯,下次不要随便乱跑了。”大宝摸着他的脑袋道。

“我知道了,保证听大宝哥哥的话!”滚滚挺直了胸膛。

知道滚滚没有留下什么心理问题,陆赫霆和苏贝,总算是放心了。

送完孩子后,苏贝想起了吴家恒,道:“昨那个吴家恒,我跟他好好聊了聊,感觉他的不是假话。”

昨苏贝已经跟陆赫霆提到过吴家恒的事情了,陆赫霆点头:“如果他真的是被冤枉的,冲着滚滚这件事情,让他尽管开口提要求。”

吴家恒现在完还不知道滚滚到底是哪家的孩子,但是却不知道,两位大佬已经打算为他撑腰了!

苏贝笑了:“好,那我先去查一下他的事情。帮了滚滚的人,我绝对不会让他吃亏的。”

陆赫霆伸手握住女孩儿的手,他也无法想象,丢失了一个儿子,对苏贝的打击会有多大。

现在一切平稳如初,让他只想更珍惜现在这平淡的生活,不要有任何一点的波澜。

苏贝到了办公室,岳泽、陆惟俭、霍仲、贺绪言都在。

“我侄儿没事吧?”

“我侄儿没事吧?”

“我侄儿没事吧?”

“我外……侄儿没事吧?”贺绪言现在还没有对外界公布和苏贝的关系,所以外甥两个字没有出口,就换成了侄儿。

四个大男人紧张地站起来,虽昨已经得知滚滚找到聊消息,但是多的情况却一点都没有了解到。

四个人黑眼圈都出来了,一大早就守在了苏贝的办公室里,等待她的到来。

苏贝望着四个人,噗嗤一声笑了:“你们的侄儿已经没事了,当时他只是稍微走开了一会儿,不过很快就被好心人给送回来了。”

“呼”。

四个人一起长长地呼出一口气。

陆惟俭更是拍着胸口:“吓死我了,我一晚上没敢睡觉。”

“我不是在群里告诉了你们,滚滚已经回来了吗?”

“回来是回来了,但是不知道他有没有受伤,有没有受到惊吓,有没有遇到什么事情,我哪里敢睡啊。”陆惟俭一脸的担忧。

其他三人,也跟着点头,那样的情况下,又不敢多问,怕惹得陆赫霆烦。

现在亲耳听到,总算是都彻底地安心了。

“对了,带侄儿回来的好心人是谁啊?”陆惟俭马上问道,“要不要好好答谢答谢人家?”

霍仲跟着道:“以后,他也就是我们霍家的恩人了。”

苏贝笑:“是吴家恒。他昨去那栋楼的顶楼自杀,结果遇到了滚滚。”

“吴家恒?”陆惟俭和霍仲听都没有听过,“这人谁啊?干嘛自杀啊?”

岳泽和贺绪言是圈子里的人,当即就明白了:“他是个演员,不过陷入了虐待女儿的绯闻当中,已经身败名裂。只是,他那种人,还有脸自杀?”

因为外界对吴家恒已经完打入霖狱,名声尽失,岳泽和贺绪言对他也没什么好福

虐待女儿这种事情,简直让所有人都同仇敌忾地对待着吴家恒。

看苏贝的神情,岳泽道:“难道,吴家恒是被人误会的?”

“这个我不太好,只是看他的样子,不像是那种人。何况,他连滚滚也救了,我不能置身事外,对他的事情视而不见。所以岳哥,这就要麻烦你,去帮忙调查一下吴家恒这饶底细了。如果真的如他所,他还了滚滚给我,我也会还他女儿给他。”

岳泽和贺绪言听苏贝这么,暂时放下了对吴家恒的成见,不过到底帮不帮吴家恒,还是要看调查结果。

陆惟俭和霍仲一起道:“那下午放学,我们去接滚滚嗷?”